「Casa de la castaña」

加進沙鍋炒呀炒。

【PMP】【偽單人任務】Bug Buzz。


噗浪上沙利亞發起的
偽單人任務!☜(゚∀゚(゚∀゚☜)
第一次看到這種形式的認養,不但能藉此和PM產生更深厚的關係還能交流~感覺超棒的~
但一開始沒什麼靈感於是化身為文組(喂)於是我又爆字數變到2500了(噴),差點結不了尾,還好沒有拖過時啊(汗

說一下伊登的小設定:
伊登戴著手偶用腹語術的時候,是用潘妮洛普的角度去講話的,就算言詞激烈基本上也不會有什麼表情。
如果是自己開口講話的話,是不會有『的說』,自稱也不會是『伊登』,整體來說講話內容超齡了一點……不,很多。(掩
設定上真正開口講話是用單引號「」,腹語術是雙引號『』,但實在太不常用了我自己都快忘記XDDDD
(以上複製貼上XD)

現在正在畫雙人組隊任務我都覺得...你這傢伙根本不是9歲吧?!!!你這傢伙啊!!!(揉捏
伊登正以肉眼可見速度成長著...豪恐怖啊...

那麼正文下收啦!!以上!!

=========================================================




Bug Buzz。

■■□■■

  伊登現在有點困擾。

  他苦惱的、看著毯巾裡蜷縮著、正微微發出蟲鳴(極有可能是打呼來著)的芭瓢蟲。



  湖邊的石子路微濕,被為數不多的雜草覆蓋住,厚底的靴在其上磨擦,發出乾燥的聲響。

  今天是伊登行程上到畢庫里之湖的日子,但是修練因他的身體不適而強制提早結束,在吞了幾顆止痛藥後,綠髮男孩在湖邊停下腳步,有些茫然的望向尚未暗下的天空。

  --如果身體不健康的話,就無法好好照顧桑索里囉!

  有什麼聲音在耳邊響起,綠髮男孩皺起眉,好像已經過了很多天的對戰現場又回到他眼前,那名少年義正嚴詞的說教讓他感到煩躁,他又想起離家前,白髮的少女將分類過的藥盒交至他手中時,眼底的那份擔憂。

  每個人…都一個樣……

  要變得,更強才行。

  「…我、不是…」累贅。

  如同低吟般的喃喃自唇邊溢出,直到捏緊藥盒的手被溫暖的物體輕觸,男孩才如觸電般的驚醒,是背負著包袱的酷豹用鼻尖在蹭著他,像在安慰。

  「……抱歉,辛西亞。」明白自己的失態,伊登緩下情緒輕輕撫上酷豹的脖頸,不久前才進化的酷豹仍是小貓般愛撒嬌的性子,開心地發出呼嚕聲接受順毛的動作,接著牠優雅而俐落的將背上的包袱卸下,那是紮營工具的一部分。



  「呼…」花了一段時間才搭建起的小帳篷有些歪斜,看上去卻比上次好得太多了,伊登想,他抹去額上的汗,後方站著方才叫出來幫忙的單首龍與劈斬司令。

  『接下來我們去撿柴木,小辛待在這裡的說~』再度套到左手上的手偶晃了晃,伊登用腹語術對酷豹下了指令。

  酷豹豎起牠細長而勾起的尾巴,像是不滿的要跟上去,卻被戴著手偶的手擋下。

  『行了,我可以的說~』用潘妮洛普的短手拍拍對方,伊登讓自己表現得與平常無異,讓放下擔心的酷豹只得乖乖待在原地目送他離開。

  也不是第一次來到這裡了,伊登延著前人在森林裡留下的小路往林間走去,將可以使用的乾柴拾起抱在懷裡。

  「嗯…?」伊登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總覺得後面一直有其他生物跟著,但是賣力的劈展司令和只歪頭看了看他。

  奇怪的感覺維持著直到回到帳篷旁,原本顯得慵懶的酷豹突然警覺的豎起尾朝帳篷後嘶吼,伊登這才看清一路跟著他出來的是什麼東西。


  他第一次知道瓢蟲能長到這麼大隻。

  嘛、也不是沒見過,好像是不久前在路邊有過一個同是紅紅黑黑的影子,但因為當時正忙著推開撲上來的迷唇姐而忽略了。

  不過眼前這足足有一公尺長的,顫動著翅膀的瓢蟲,倒是伊登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的去觀察牠。

  嗯…不過…?好像在哪裡看過這隻芭瓢蟲?

  一旁的酷豹對於侵占領地的神奇寶貝表達出強烈的不滿,張嘴便要衝上去攻擊。

  「辛西亞、別…!」

  伊登還沒來得及阻止,酷豹已經飛身出去,躲在布簾後原本看起來就很緊張的芭瓢蟲更是縮成一團,瞬間伊登耳畔彷彿被巨大的聲響衝擊,讓他幾乎站不住腳。

  一回神被眼前的景象嚇了一跳,只見酷豹有點難受的在地上打滾著,一旁的帳篷甚至被撞倒了一半,「…超音波?」他喃喃道,一邊努力安撫著陷入混亂的酷豹一邊對仍縮成一團的芭瓢蟲伸出了戴著手偶的手。

  『好了…沒事了的說?』造型比起變色龍更像青蛙的手偶在面前揮舞著短小的手,雖然好像沒能完全明白對方的意思,但過了一小段時間,芭瓢蟲確實稍微平靜下來了。

  『為什麼要跟著伊登的說?是肚子餓了的說?』打著用食物誘拐的主意,伊登小心翼翼地更加靠近,用潘妮洛普將神奇寶貝乾糧推到芭瓢蟲跟前,只見牠躊躇半天就是不靠過來。

  直到看著對方把遞出的糧食吃下,伊登頓時有鬆口氣的感覺。


  不過這到底是誰……


  「伊登?是伊登吧?」突然從遠處傳來一聲叫喊讓伊登回過神來,他看著褐髮的少年一路小跑到他面前,微喘著卻展開了笑容:「你也來這邊修練嗎?」

  『臭泥哥哥…的說?』這人伊登並不陌生,是前些日子才一起從遺跡出生入死的訓練家同伴。

  男孩偏了偏看向湖的另一端,隱約也搭起了個帳篷,一旁尚有個剛熄滅的火堆,是剛好一起選在這邊紮營嗎?

  「就說是沙利亞了啦…」少年對於奇怪的綽號也只能無奈的笑笑,但看到男孩身邊的芭瓢蟲差點沒跳起來大叫。

  「啊呀這孩子、果然在這裡啊!難怪我剛剛聽到好大的一聲……啊!」沙利亞愣愣看著東倒西歪的帳篷,視線在伊登與芭瓢蟲間來回,根據眼前的情況彷彿一下了解了什麼,「這、這該不會是這孩子幹得好事吧?我來幫你吧!」說著便快速地將倒下的支架撐起。

  本來伊登是想先放一邊的,但見到對方這樣積極他也趕緊招呼夥伴們上前幫忙,一邊的芭飄蟲像是也有歉意似的,六隻小手忽溜地將繩索綁得更牢固,不一會兒小小的帳篷便以比之前更快的速度重新搭建起來了。

  「呼啊、好了好了!總算恢復啦!」沙利亞開朗地笑道。

  『謝謝…的說。』伊登用細小的聲音道謝,過長的瀏海在全暗下來的天色裡看不清他的表情。



  而後兩人一同升起了火,為了休息坐在火堆邊閒聊著,而芭瓢蟲彷彿累壞一般,縮在毛毯中靠著酷豹微微上下起伏。

  「吶、我說伊登啊-」沙利亞喚回男孩盯著芭瓢重的目光,「你能不能幫我照顧這孩子呢?」

  『咦?』

  「我最近啊、那個、稍微有點吃緊…」對個孩子說這等事總覺得有些尷尬,沙利亞越講越小聲,「總覺得沒能好好照顧牠呢…」說著從口袋中摸出一顆寶貝球,看向伊登。

  「我覺得、芭瓢蟲會自己脫隊跟著你,一定是從你身上感受到了什麼,有話想要跟你說吧!」少年對於有關神奇寶貝們的事,雖然可能算不上很了解,但抱著對神奇寶貝的熱忱,他對於自己的直覺有一定的自信。

  「可以嗎?」這次他慎重的、將寶貝球遞了出去。

  伊登還有些發愣,他看向一旁的芭瓢蟲,突然莫名地有些氣牠也睡得太熟了點,連點意見也不表示給他,倒是酷豹休息夠了伸了伸懶腰,為了不讓身邊的芭瓢蟲摔到而小心起身。

  男孩轉頭看向酷豹,牠抖了抖身上剛被弄亂的毛髮,然後回望他,雖然對於外來者多少有些敵意,但是牠是尊重伊登的決定的。


  旅行的一路上伊登見到各種不同形形色色的訓練家、商人、道館館主,神奇寶貝也沒少遇過,圖鑑也漸漸完成了一部分。

  但是好像有點忘記了呢,最初最初、的那種感覺。

  一開始,只是想守護。

  守護著自己,和他人。


  --什麼時候,能像姊姊一樣出去旅行呢?

  --等到伊登可以照顧自己的時候喔。



  我可以的,可以。

  男孩看著被交至手中的寶貝球,再度抬起頭時,灰色的眼裡多了堅定,於是沙利亞露出了笑容。

  「就拜託你了喔!」

  最後響起的,是從森林深處傳來,此起彼落的蟲鳴聲。

■■□■■

Bug Buzz。END#

題目:自創 -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1. 2013/02/10(日) 18:51:52|
  2. PM in Plurk
  3. | 引用:0
  4. | 留言:0
<<HAPPY BIRTHDAY~ | 主頁 | 大年初一★癸巳蛇年賀年卡>>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lily0214.blog.fc2.com/tb.php/82-d0a81839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