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a de la castaña」

加進沙鍋炒呀炒。

【Joker】【劇情/主線00/R18血腥有】裙子。

*應該也算是序?只是想交代一下過去的故事。(只是想寫小夏為什麼討厭裙子啊!!
*本來想更隱諱隱諱的寫,像是大葛格帶妳們玩過山洞唷(?!)之類的,但還是不免R18了(掩面泣
*我對不起天上那位和祂媽和祂身邊所有小天使,嗚嗚。
*我不信教的,有BUG請不要打我。
*我快被自己痛死了。
*總之有夠長,可以接受再食用拜託(躺



■■□■■

  裙子,

  夏洛特討厭裙子。


  其實,她原本也不是那麼討厭裙子的,畢竟身為沒有監護人,日夜待在修道院收容所的一名棄子,和其他人一樣,她必須接受所有捐贈而來的衣物與食物。

  那時候其他孩子對她異色的眼瞳敬而遠之,但是有個男孩子跟大伙們說要互相友愛互相幫助,他大大的笑容阻止了朝她丟過來的石頭。

  那個男孩比夏洛特小一歲,他的金髮映照著小小的裝飾玻璃窗透出的虹光,十分刺眼。

  那個男孩,叫什麼名字呢?


  那時候修女姊姊對她很好,她說她喜歡她左眼裡的橘,常偷偷多分一小塊有點焦但十分甜膩的蜜糖土司給她。

  偶爾修道院會有客人來訪,高高的大大的,穿著黑色西裝的男人們。

  那時候,修女姊姊會給夏洛特和其他孩子穿上嶄新乾淨的套裝,翩翩飛舞的裙擺使腿間涼涼的,平常可以到處打滾亂跑的行為也不被允許。

  但是乾淨的衣服有著淡淡清香,以及客人們來的時候,餐桌上跟平常不一樣,總是充滿了糕餅甜甜的味道。

  所以孩子們不抗議了,夏洛特也安靜的咀嚼著藍梅派,選擇不去搬走客人的椅子或是故意把香蕉皮遺落在地上。

  那時候夏洛特也不叫夏洛特,她叫做小公主、小甜心、小可愛,在那些大人們來的時候,她甚至搞不太清楚哪個才是她真正的名字。

  男人們會摸摸她的頭、揉揉她的髮絲、在她的臉頰邊留下香煙的味道。

  然後,男人們會和修女姊姊走進祭壇後面的小房間裡。

  每次每次,到隔天客人們離開後,才會再見到修女姊姊。





  夏洛特其實很喜歡這樣的生活,食物雖不致豐盛滿桌,卻足夠所有人溫飽。

  復活日他們到大街上表演話劇贏得民眾的掌聲,感恩節大家圍著鄰居贈予的烤火雞唱歌,聖誕樹下每個人都有禮物。


  但日日月月過去了,從某一天開始,修道院裡孩子的人數開始減少了,修女姊姊說,有很好心很好心的人收養了他們,他們會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要祝福他們。

  從年紀最大的珍妮、再來是佩姬,然後是艾力克斯跟喬……

  每個孩子滿15歲時,就會離開這間修道院。


  最後,只剩下她和那名金髮男孩。

  老舊的鐘聲每天照常響起,逐漸斑駁的牆上,映上了窗格蒙上灰塵的、仍然是彩色的玻璃窗反光。

  狹小的告解室再沒有人進出,走廊上沒有嘻鬧奔跑的身影(夏洛特也因為沒人會路過踩到香蕉皮滑倒,所以她也不放了),修女姊姊靠在第一排的長椅上,漂亮的臉蛋上有著倦容與鬢角旁落下的細白髮絲。

  雖然如此,修女姊姊仍微笑著,在餐前的祝禱感謝上帝能讓他們聚在一起。

  夏洛特低下了頭,頂上卻傳來溫度,比自己矮一截的金髮男孩從隔壁座位壓下她的腦袋,衝著她笑:「不吃東西的話,會被我追上唷。」

  於是夏洛特把那天微冷的雞腿嗑完了。





  今天是夏洛特的生日。

  今天也是客人們來訪的日子。

  她分到了跟往年不一樣的大號蛋糕,她閃閃的眼神垂涎的注視著桌上的甜品,上頭的奶油為她彩繪了鮮艷的藍色跟橘色,寫著生日快樂。

  她好想開動,但是要等修女姊姊來祝禱才行。

  --修女姊姊怎麼還沒來呢?

  光裸的腳ㄚ踏上了木製地板,咚咚地跑到總是招待客人們的、祭壇後的小房間前,今天修女姊姊給她穿的是她很喜歡的一件花裙,淺藍色的、綴著白色的碎花,前腰的圍裙晃呀晃。

  房間門不同以往、是半開著的,裡面修女姊姊正在和客人們講話。


  「不行的啊,她今天、今天才滿12歲而已--」修女姊姊聽起來很是慌張。

  「哈、這就是最好的生日禮物啊。」

  --生日禮物?給我的?是什麼呢?


  就在這時房門無預警地拉開了,修女姊姊看見在門外的夏洛特時愣了一下,女孩還來不及告訴修女姊姊她只是想吃蛋糕、而不是刻意偷聽時,便被一把抱住。

  「對不起、對不起!夏洛特、對不起……」修女姊姊將臉埋進女孩肩頭,黑色修道服裡身體顫抖著、不停不停地、重覆道著歉,夏洛特也不知道為什麼現在自己又叫做夏洛特了,只越過修女看見房間裡地上、桌上、床上,散落了一張張綠白相間的『紙』。

  房裡的客人們走出來,將她們拉開。

  「神啊、神啊……」修女姊姊縮在牆角,好像不這麼做她就會暈過去似的,眼淚佈滿的消瘦的面頰,口中不住地祈禱著。

  夏洛特看見了她發抖的手中,也捏著皺皺的一疊『紙』。

  --神會來嗎?

  客人們不理會牆邊的修女,結實的手掌一把拉過夏洛特便要往大門走。

  女孩遲疑而困惑地看向了修女,不吃蛋糕了嗎?後者閉上了眼,沒有像平時一樣對她微笑。

  被男人擰住的手臂紅腫又痛,她想推開他們卻辦不到,她太弱小了。

  要去哪裡呢?我、我還沒有吃蛋糕……

  「妳.被.我.們.領.養.了--」

  男人猙獰的笑著,加重的語氣嘲笑了無力的她,一邊踢開修道院的大門,深冬的夜裡飄著雪,刺得夏洛特一個寒顫。

  她突然不覺得被『領養』是件美好的事。

  她想後退,卻後退不得,直到一雙纖細的手腕攀住了男人被厚西裝裹著的臂膀。

  修道院所剩唯一的男孩撲將上來,金色的頭顱緩緩沾上了雪,被微弱的路燈照亮了,一瞬間看起來像一圈光環。

  他咬、他抓、他用全身的重量壓了上去,即便其他客人踹他的後膝扯他的頭髮,他也不肯放手。

  「你?」拉著夏洛特的男人瞇起眼打量男孩,然後彎著嘴笑了:「你想代替她?」

  男孩看向他,然後無語的點了點頭。


  那個男孩,叫什麼名字呢?


  男人哈哈大笑起來,然後乾脆地一把推開了女孩,不再去管她是否跌坐在地,拎著男孩的後領讓他離開自己身上。


  啊啊、是約書亞呢。


  明明一直都比自己矮半顆頭的,從這角度看過去卻覺得他十分高大。

  我被追上了嗎?


  「喂、這隻是男的啊。」

  「沒差吧,看看這張臉~」

  頭頂上的男人們訕笑了起來,支起瘦弱的約書亞就要把他拉走,不敵慣性的男孩踉蹌的邁開了步伐,回頭對上了女孩的目光。

  然後,他給了她一個了然的笑,就跟多次抓包平常少話的女孩在偷偷惡作劇的時候,一模一樣。

  而她笑不出來。

  和修女姊姊回到餐桌上吃蛋糕的時候,她也笑不出來。

  被打開的修道院門沒有關上,夏洛特記得修女姊姊說那是『歡迎回家,孩子』的意思。





  沒有男孩的笑聲與他晃動的金髮,修道院顯得更安靜了。

  但是過沒幾天,客人們又來了。


  修女姊姊還是去招待客人了,夏洛特縮在祭壇桌下面不肯出來,她今天穿了純白色的小洋裝,裙帶和蕾絲邊上的刺繡刻得細細的,蝴蝶結垂至她的小腿上。

  今天還綁了頭髮,白色的髮圈套在柔軟的髮上。

  像天使一樣,修女姊姊說。

  夏洛特也想給約書亞看看,但是他今天沒有來,跟珍妮一樣、跟佩姬一樣、跟艾力克斯和喬都一樣,被『領養』的孩子們從來沒有回來探望過她。

  於是女孩低下頭,把玩手中的一柄銀刀,刀柄上並排鑲著藍寶石和琥珀石,刀鞘上的金屬花紋讓她愛不釋手,那是她剛剛躲進櫥櫃裡時,在一只玻璃盒裡發現的。

  她一直很喜歡那質感,很多東西還是不容改變的。

  然後碰地一聲,像每次放煙火那樣,嚇了女孩一跳,她從祭壇桌下面鑽出來,聲音是從後方的房間傳出來的。


  「那小鬼竟然逃了!這娘們一定是故意的!」

  「都弄成那樣了,沒抓回來也是死--」


  夏洛特突然不想靠過去。

  但是她還是看到了,房間的門沒關(她開始後悔為什麼每次都和大伙們靠在門上想知道裡面的狀況),修女姊姊總是套著的黑色修道服散落在地上,連著客人們深色的西裝一起,比起那些她看到了更多顏色、平常不會出現在修女姊姊身上的顏色。

  白色與紅色的混合,就像修女姊姊親手做的漿果派,她們昨天才吃過的,但是現在氣味跟平常不同、非常不同,只讓夏洛特感到一陣反胃。

  修女姊姊軟軟地躺臥著,沒有再張開眼睛。

  她只記得當她聽見咆哮與槍聲時,槍聲、讓她也開始尖叫起來,客人們奔過來摀住她的嘴、抓住她的手和腳、將她壓到鋪著紅色絨毯的地上。

  她開始掙扎,華麗的刀鞘掉到了地上,沒有發出聲音。

  客人們身上也出現了白色和紅色。

  一抬頭時正好看見了,祭壇上頭供奉的十字架雕像,夏洛特一直以為十字架上的人(那是誰?上帝嗎?)眼睛是閉著的,但此刻祂垂下的眼簾裡,瞳孔望著她。





  櫥櫃裡的裝飾銀刀,在手中滴著水。

  她一直很喜歡那質感,堅實的、光滑的、硬質的、不容改變的,緊緊握在手裡,就不會改變。

  不像現在面頰上,不知為何而滑落的水珠,落到地面上後頓失了原本的形體。

  從什麼時候開始,她已經懂了,卻沒有承認現實,不去戳破夢一般的幻想。

  手裡過緊的力道使凶器割傷了她的手,但泛白的指尖只能將之握得更緊。

  要是一開始就這麼做的話,就好了。

  在他們奪走修女姊姊之前、在他們奪走約書亞之前、或是更早、更早之前,

  這點痛楚算什麼、算什麼……

  她白色的洋裝從裙帶邊整件被染成了暗紅色,從裡到外,沉澱而濕潤的重量落在她的腿上腰上,令她幾乎無法站直。

  修道院的門仍大開著,二月的晚風灌進室內令她光裸的腿部瑟瑟發著抖。


  然後一個巨大的陰影壟罩下來,穿著卡其軍服的男人居高臨下看著她,拋來深色的衣物,他說她必須跟他走。

  夏洛特突然不覺得冷了,比起男人的眼神,外頭的雪似乎更小。


  染紅的洋裝黏在身上,細緻的蕾絲邊結成一塊一塊的讓人難受,她用毫不珍惜的手勁撕碎了它,披上男子遞過來的披風。

  夏洛特不覺得冷了,直到跟著男子走出建築,她都沒有再向後看一眼。


  裙子,夏洛特討厭裙子。

  於是夏洛特再也不穿裙子了。


■■□■■

裙子。END#

題目:自創 -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1. 2012/09/01(土) 14:33:35|
  2. Joker
  3. | 引用:0
  4. | 留言:0
<<【Joker】【劇情/主線01】Rewind。 | 主頁 | 【Joker】【劇情/序】Count。>>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lily0214.blog.fc2.com/tb.php/62-e41c3831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