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a de la castaña」

加進沙鍋炒呀炒。

【人狼議事#235|湯光嘯】殘缺一角。

*此為參與人狼議事235村之結局RP
*↑點擊進入村頁面,TAG為血腥及R18注意
*詩詞引用只是想裝文青
*栗子就算變成大叔了還是很可口的受(性癖改不掉意味




■■□■■

  春雨如絲,花落地似雪,遍地紅與白。

  一陣風吹過,幾個色彩斑斕的紙燈籠跟著搖晃,那形狀像魚,但是上頭給水彩弄糊的的顏色卻不像,活脫脫像製作這作品的大藝術家徹底喝醉了似的。

  他在花花綠綠的裝飾堆裡怔瞧著,周邊不遠處襯著孩童跑過的嘻鬧、以及朗朗讀書聲。

  燕子來時,清明過了,桃花亂飄紅雨。
  倦客淒涼,千里雲山將暮。
  淚眸回望,人在玉樓深處。向此多應念遠,憑欄無語。


  背誦的聲音一句句傳入耳裡,他自認不是個用功的料,只記得那是一闋宋詞,此刻聽來卻有些回憶湧上,視線氤氳。

  「湯先生,您能抽空前來參觀,孩子們可都十分高興呢。」

  與他搭話的女子是他今天的接待員,細框眼睛襯得一副溫和貌,在說明這個月書齋有哪些裝潢改變後便開始誇讚,這世代裡有他這樣有善心的人著實難得云云。

  「不會-」他漫不經心地聽著,正要開口說更多客套話,但是一掩嘴又往旁邊咳了起來,男人在對方擔憂的目光下只輕聲回答『不礙著』,卻感覺自己的的衣襬被微弱的力道扯了幾下。

  「…?」一低頭只見著一張小臉仰望著他,湯光嘯覺得那小手抱著的兔子布偶看起來很熟悉、但是想不起來是否是自己送出去的。

  「叔叔病還未好麼?」

  女孩睜著圓圓的眼一開口便來這麼一句,嚇得一旁的女性趕緊出聲制止:「哎呀小梅、怎麼這麼跟湯先生說話的?都說了--」

  男人笑了,往旁邊擺擺手示意不要緊,他蹲下身與那稚嫩的面頰平視,女孩的神色怯弱抱緊了懷中的布偶,一雙烏溜的大眼卻水靈靈的,「真的會好麼?叔叔說自個兒不騙人的。」

  溫厚的大掌搭上了小小的頭頂輕輕拍了拍,「……嗯,會好的。」

  聞言女孩的眉眼也總算展露開,露出小小的缺牙開心地蹭了蹭他的掌心,看著那笑容男人的思緒一瞬間飄到了很遠。

  --會好的。



  那幾日北洋的侵入雖說結局為善,可宗軍內部還是多了幾名得補上交接的空位,他還是回去了,放不下工作是他惱人的壞習慣,放不下的情感也是。

  在局勢穩下一段時間後,湯光嘯如願請了一個長長的假期,長到他自己都要忘了回去的日期。

  他讓自己像個游子走走停停,以自己的眼看著的風景,就像代著那些未尋得機會來訪的年輕子弟一般。

  最終他又折回了老家彭城的郊外,破舊的鞋踏過一片連綿山陵,他重要之人名字的刻劃之處。

  非清明時節,幾處墳塚邊他一人形影單只,湯光嘯瞇細眼看著,彎下身輕撫去那碑刻上的雨露,男人的面孔一如既往,但那疲憊的神情裡有著柔和。

  他仔細收好上次留下已枯萎的幾束流蘇,在另一邊放下一只綴著彩繪的陶盆,低頭擦亮根火柴,點燃嘴邊的菸卷後投入陶盆上方的孔洞裡、蓋上蓋子,過了半晌花淡雅的香氣四溢,混著使人沉醉。

  「--雪晴。」低吟出的氣音像在空氣中抖動。

  「就再一會兒罷、再一會兒就好……」

  挾在指間的菸頭冉冉,湯光嘯深吸一口氣,濃烈的尼古丁氣味灼燒了喉頭,讓他艱難的咳了幾聲,喘息之間似是要把心肝都給咳出來。

  保重,身旁的每個人都要他保重,卻絲毫不顧他的挽留。

  心底的洞越想填補便越大,只那殘了一角的情感漸漸僵硬麻木。

  可他若是就這麼放下手了,底下的人兒們該會怎地訓他?

  ……還當真有些期待,想著想著他竟笑了,他承認自己很是軟弱,連死絕的意也下不了,也不枉了這病魔纏著他好些年,還未徹底將他吞噬。

  因著還有未盡之事?如果有的話,真想找誰說與他聽,他想起書齋那會真摯對他微笑的小臉,又搖搖頭地甩去。

  男人靜靜闔上眼眸,終究是背過身去,赤紅到像血的晚霞在碑刻上拉長了影子的痕跡。

  芳菲可惜輕負。空鞭弄遊絲,帽沖飛絮。
  恨滿東風,誰識此時情緒。
  數聲啼鳥,勸我不如歸去。縱寫香箋,仗誰寄與。

  歸巢的燕伴著夕陽落下山坡,堆疊的捲雲在孤山上頭細語。

  此去,無人再見過那名男人的身影。

■■□■■

殘缺一角。#

題目:キタ────(。∀。)────!! - 部落格分类:日記心得

  1. 2016/04/25(月) 01:12:37|
  2. 人狼議事
  3. | 引用:0
  4. | 留言:0
<<【薄明事件簿|入局事件】At Midnight. | 主頁 | 【人狼議事#230|小野寺柊】再度晴朗。>>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lily0214.blog.fc2.com/tb.php/129-4cddc175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