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a de la castaña」

加進沙鍋炒呀炒。

【COC|艾莫】若能讓被埋葬的重新回來。


*此為2015六月克蘇魯面團結團後的角色RP。
*劇本「沼男は誰だ?」,前方應該可能大概有些許劇透,請非戰鬥人員盡速迴避。(?
*尼西鎮的一天又平安過去惹,感謝KP嘿地和可愛小夥伴夏嚇與阿錚的努力。
*身痛心也痛,超激爽der(艾莫:幹)。









■■□■■

  有些時候,人們必須做出選擇,無法得知對錯,機會也只有一次。

  --儘管未來看過去皆是一片茫然。

  為了奪回所愛,人類所擁有的籌碼是什麼?

  人類所要付出的代價是什麼?

  也許神從不存在,祂無法回應人們的聲音,但我們,卻能聽見彼此的呼喚。



  滴、滴……

  翠綠的樹影搖曳,大亮的天光有些多雲,亦是個好天。

  他看著,密閉隔絕的室內是完全的乾淨,聽不見婆娑聲響,只有間歇不斷地儀器聲和空調維持同一頻率,震動著耳膜。

  他灰白色的身形像是要融入整個房間的空氣般,靜止地、注視窗格外停歇的一只蛾,然後回頭。

  滴、滴……

  離窗邊有段距離的床緣沾染不到暖色的朝陽(也好,闖入的風與光線皆會讓她的眼睛瞇起,咳嗽惡化),他看著她,枕邊落著稀疏的髮,消瘦的軀體大半埋入被褥,有種快要失去形體的錯覺。


  --西莉亞。


  --人啊,是為了什麼而必須活著的呢?


  --既然最終都會消失掉的話。


  忍不住想要知道解答,不管是鬼魂神明、還是誰都好,只要是能回答他的……他從未在她面前流下眼淚,那是他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哽咽。

  如果、如果能夠再擁有多一點時間的話--

  但他深知那是不可能的。


  聲音讓她的睫毛微微顫動,安靜地對著空無一物的天花板,彷彿能穿透過去凝視外頭的純白天空。

  「…嗯?」他看見她張口了,流洩出來的卻是氣音,他以一貫溫柔的聲音回覆她,靠得更近一些。

  枯瘦的指尖幾乎沒有任何溫度,他仍感受到那細微的力道輕輕勾住他的,被他回握。

  然後凹陷的眼眶中,淺色的瞳仁微瞇,嘴角彎成一個美麗的弧度,是的,他想不出比美麗更好的形容詞來面對這樣一個笑容了。

  「--」她帶著淺笑,再度開口。

  他閉上眼睛。

  蛾,沒有移動。



  「…!」

  艾莫驚醒過來。

  一瞬間想不起自己身在陌生地的原因,只有衝上的反胃感灼燒他的喉頭,灰髮男子在地上的床墊蜷縮起身體,摀著嘴想往旁邊挪動卻動彈不得--他不想真的吐在這裡,但是刺激腦神經的畫面閃過,令人反射性作噁。幸好他只是乾嘔了幾次情緒便平靜下來,然後才意識到冷汗已佈滿一身。

  他抬起頭,寬敞的房間被寂靜佔滿,巴洛克風格的古董擺鐘指向三點零三,空氣裡還是混雜著令人麻痺的詭異味道。

  對了,這裡是……艾莉絲泰莉雅的家,他想起白天接到以前學妹敘舊的邀約,於是不疑有他的來了,誰知等待他的是如同被設下陷阱的場景(這麼說來,是該好好反省對他人的警覺性才是?)、曾經見過的小修女蕾夏、不熟悉的浮誇男人約翰和學妹的丈夫--瑪爾瑟烏斯,以及在這棟房屋裡漫長一天後迎來的夜晚。

  他不太記得自己夢到什麼了,腦中揮之不去的是置身於惡意視線中的寒冷、青色火焰中沿著陰影延伸形成的巨大犬形、男子驅動著化為長條肉塊的手……以及艾莉絲泰莉雅最後離開前,那幾乎面無表情的臉。

  艾莫忍著肩上未痊癒的傷掙扎起身,悄悄往一旁瞄去,雙人床上一大一小的身影卻睡得安穩,似乎沒有被驚動,讓他放下些心。

  ……也許不是放心的時候,他看著小女孩旁、那自稱學妹夫婿的『人』,熟睡的姿態和起伏的胸膛與一般人無異,但是日裡發生的一切一次次證明了他所感受到的違和,那遠遠超出正常人的認知,讓他不知道該嘆氣還是怎樣。

  引導他們前進的只有零星片段,企圖掩蓋什麼的氣味、屋主不自然的態度和房裡的破舊筆記、此起彼落的血池事件顯示某種不對勁正在這座城鎮暗處進行著,接踵而來的事件讓人來不及細想,卻一件件相扣起來。

  --『沼人』。

  本能的、為了繁衍反覆吞噬著人類,並以人類的姿態過活,行為外貌和被『取代』的人如出一轍,不會意識到自己的行為也沒有身為怪物的自覺。

  無法想像,它們這就樣無聲無息地、潛入了人們的生活之中。

  即使有繼承了別人的所有記憶,那也只是活在過去的『他們』而已吧,分子重組後誕生出來的,是完全不同的個體。但是那樣誕生出來的生物,也是另一個活生生的生命啊。

  那麼,是什麼造成了人與人、以及人與非人間的差異呢?

  是『心』嗎?

  艾莫抹了抹臉,雖然精神上有點抗拒,但生理的疲憊感迫使他躺回去,他知道若這時候不睡足,會很糟糕。

  藏在傷口下的血液緩緩湧動著,好像曾經有過這種相似的感覺,那是他初次和小修女相遇的時候,從漆黑泥沼伸出無數的手和沉浸在水中的呼喚,那種打從心底升起的不適感,他能隱約碰觸到,對於人類未知的領域,越是靠近窺視,越是感到無以名狀的視線也圍繞著他。

  --學長,如果是你的話,一定可以理解我的吧。

  艾莫並不清楚過去曾發生過什麼,但他明白,失去所愛之人的感受,那是彷彿被火焰無情吞噬、濃烈的思念,沉寂已久的話語,要是能再次傳達到的話,要他們做什麼都可以。

  他見過的,當一個人的執著被無限放大的話,那會是怎樣的情況。

  光聽見聲音不夠,光看見形體不夠,絕對絕對、怎樣都無法饜足的,即使回來的已經不是當初那個人了。

  但,這並不能夠成為傷害他人及自己的理由。


  如果--

  如果是幾年前、那個時候的我,會怎麼做呢?


  「唉…」這次他真的嘆息了,覆上眼瞼的手背給予他完全的黑暗,艾莫恍惚地思考著,最後敵不過睡意沉沉回到潛意識之中。


  艾莉絲,妳為何不能明白,在妳心裡的那個人,在妳失去他的同時,也始終在妳身邊。

  只要回憶還存在,他就不會消失。

  --人們必須做出選擇。

  --無法得知對錯,機會也只有一次。

  若那些被埋葬的重要事物、能重新回來身邊的話,我們願意付出一切,一切。

  但是,人類所依賴的,不該僅僅只是過去的影像而已。

  ……是吧?

  即使會消失、即使會被時間的洪流埋沒,但是現在,我們存在於這裡的原因,卻都是真實而無可取代的。

  而活著,才有機會找到生存下去的答案。

■■□■■

若能讓被埋葬的重新回來。#

題目:キタ────(。∀。)────!! - 部落格分类:日記心得

  1. 2015/06/22(月) 00:49:50|
  2. TRPG
  3. | 引用:0
  4. | 留言:0
<<【人狼議事#200|約書亞】嚮往之地。 | 主頁 | 【創革打掃】貳零壹参,在星璃。>>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lily0214.blog.fc2.com/tb.php/124-98128143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