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a de la castaña」

加進沙鍋炒呀炒。

【SQ創劍同人】Finally, I wished。

 

嗨嗨!這裡是好久不見的栗子!ˋ( ° ▽°)ノ

首先我沒有很忙,真的,應該沒有(乾
大概就是做了一堆事情都沒完成的程度吧(XXX
總之今天是要來...嗯,也不算是推坑?就是個有感而發的創作XD
來說一下上面那張很像金閃閃的傢伙,他真的不是金閃閃。(凝重(X

他是一個FB遊戲的主線任務角色XD,叫艾德克斯~
這個遊戲我從蠻久以前就開始玩了,雖然中間中斷過,不過最近回鍋時發現了很多新穎的更新,所以就繼續~
走了這麼長,終於把英雄送走時真的有滿滿的感動!所以就以玩家的第一人稱寫了文~英雄從我這拿到的最後一把劍叫做『最後希望』。
以前對於劍的故事只能從單頁漫畫上來看圖說故事,更新後大家的過去好像有漸漸補完的感覺
讓我這收集控又燃起了一些幹勁XD(當初就是挺喜歡漫畫的畫風才玩的)

而且是難得的國產遊戲唷,也不會像某些要一直邀請一直花錢不然玩不下去的FB遊戲,
SQ只要每周解解任務就會固定送~送到我都覺得有點太多的地步(笑)
(說真的一個月前我回鍋時還挺震驚自己工房竟然練得頗高等XD而且因為遊戲調整的關係,我的錢變超多的啦~)

總之對遊戲有興趣的可以看看↓
創劍 Sword Quest FB粉絲頁
真的要玩的人私底下找我給你實用的社團

而至於要問艾德克斯是個怎麼樣的人的話~~





...........就算你這樣誇我我也不會高興的啦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ν゜)

大概就是這樣了( ゜▽゜)=◯)`ν゜)(大誤

那麼,歡迎來到這個 鑄劍師 X 英雄 的世界( ゜▽゜)=◯)`ν゜),以上啾咪!(突然下了奇怪的結論啊!

(好啦,想看更多遊戲截圖跟糟糕感想的人請到我噗浪上看XDDDD)

那麼~正文請往下囉~( ゜▽゜)=◯)`ν゜)


Finally, I wished。


■■□■■


  『--!』

  伴隨最後一聲清脆的錚響,我呼了口氣,總算得以放下手中的工具,拿起掛在肩上的毛巾擦臉擦汗,邊把該歸位的東西放置好。

  日復一日,反覆的步驟。

  「嘿!」

  熟悉的呼喚引起我注意,粉色頭髮的少女從地下室門口探頭嘻笑著,俏麗的雙馬尾從她偏著的頰旁滑落,「我就知道你在這裡。」

  莉摩,我回應了一聲。她蹦跳地下了石製階梯,明明一個花漾女孩身處在還有些凌亂且不太透風的室內卻不甚在意的樣子,只左顧右盼看看有沒有沒見過的新作品。對於我說別亂動東西的警告她只隨口堵回了一句『劍痴』便沒了下文,她才沒辦法在這點上跟我爭辯呢,因為我知道她自己也是。

  早就很習慣女孩的我行我素了,我只好無奈地嘆口氣繼續收拾,將爐灶熄火後,一旁的廢棄不用的粗胚還有待分類的礦石種類應該要……

  「……你還好嗎?」莉摩歪頭看著我忙,冷不防來一句。

  啊?

  我停下動作、可說是表情呆滯的轉向她,對於這個問句完全莫名,什麼還好?還好什麼?

  「因為那個嘛…」莉摩停頓下,捏了捏交握在胸前的手,貌似有點支吾說不出個所以然:「因、因為,到明天就--」

  還是完全沒能理解對方的點,以及這簡直像個普通小女生害羞的舉動……不對!莉摩怎麼會像普通小女生!還害羞!是吃錯什麼藥了?!沒發燒吧?

  相較於我的茫然與驚愕,沒能傳達到意思的莉摩看起來有些洩氣…和不滿,她揮開我要去探額頭的手,鼓著腮幫子又問了另一個沒來由的提問:「那把、明天來得及嗎?」

  她的目光落在桌上那還留有熱度、被布條包得密密實實的三把劍合成上,大概是因為看起來離成品還很遙遠而出言詢問。

  嗯,差不多了,我也看著工作台上那堆東西低語道:明早我會再巡一次。

  這劍款我曾經製作過一次,重拾靈感沒什麼難度,就是不知道揮舞起來順不順手。

  「你說的喔!我想再衝一次那座山的頂峰,上次那個傢伙啊,差一~點點就能打敗了!」

  莉摩好像又恢復了以往的開朗,手舞足蹈又開始說起冒險、地圖跟礦物發掘的事,上次的失敗害我回來被碎碎念了好久,直嚷著要我不准扯露法和她的後腿之類的--分明是想激我調侃回去?我好氣又好笑的回應她的話。

  少女不贊同的直搖頭,粉色的馬尾跟著甩呀甩:「要不是先前一次冒兩隻龍出來襲擊消耗太大,才不會輸的呢。」

  我笑著說妳才是不要又從山谷摔下去,連後腿都沒得扯。

  莉摩想到什麼似的空白了幾秒,沒得反駁的跺了跺腳,「--不要想說你都沒摔過!」,就這樣氣鼓鼓的跑開了。

  ……那傢伙,果然還是哪裡怪怪的吧?

  我聳聳肩,回望不大的地下室,人聲一走,一時間沒在運作中的器物跟工具都像靜止一般安靜無聲,只剩一旁瑟伯瑞斯的打呼,我走過去故意揉了揉牠圓滾滾的肚子,以往吵了熟睡中的牠都是要噴火的,但那小東西呼嚕嚕的扭了扭,甩著尾巴完全沒要翻身的意思。

  看著成長不少的三頭犬,我回憶起從第一次獸人營地中撿回牠的景象,到現在彷彿過去了很久……對了,我突然意識到莉摩剛剛說的『到明天』是什麼意思,原來已經兩個月了啊。

  艾德克斯離開後,已經過去兩個月了。

  如果有人問起艾德克斯是誰,大概會得到周遭幾十個不可置信的眼神吧?守護世界的英雄,了結被侵蝕的龍群、在『地獄之門』關閉前進入到裡面消滅邪惡源頭的勇者,艾德克斯,同時也是我的朋友……最特別的一位。

  這麼說也許很奇怪,但比起外界的人對他的稱呼,我能說我見過那人最不為人知的一面。



  回憶到最早最早的時候,在城裡當了幾年學徒,終於出師的我以同期的莉摩作為互相勉勵的競爭對手開了間鐵匠鋪,還正整理著零碎的幾個能用的材料,你便是第一位踏進來的客人--一進來我便知道這是個開朗、充滿朝氣的傢伙。

  多年的練習讓我在同樣的工作環境如魚得水,選擇礦物的比例、控制火候、打鑄、成形,一切對我來說再簡單不過了,那時的我便堅信我的作品一定能讓人讚不絕口的。

  --你真的很厲害耶!我覺得我們以後應該會經常見面喔!

  好啦我知道,你好好使用別再去找什麼硬龜殼亂敲就好了。

  就如同你自己所說的,這位有些聒噪的客人還真的三不五時就來光顧我這間小小鐵匠鋪,每次都有嶄新的要求等待著我,雖然我並不擅長與人談天但對於你帶來的工作量也總是適得其所。你說你驚愕於我的能力與進步,相較之下我對於自己的潛力倒是毫無感應。

  也許吧?也許人的力量也就是這樣一槌一槌敲下去來累積的。

  而你的話語,同樣也成了我為了不辜負期待而持續下去的依據。


  --是只有我而已還是你對你所有客戶都這麼貼心啊?哈哈!

  你在說什麼啊,達到客戶的要求才是我的首選,這是工作囉。

  --你一定不知道你所做的對大家的貢獻有多大,我要代替所有人感謝你!

  只是做我能力所及的事情而已,因為我是鑄劍師啊。

  --我覺得你才是真正的英雄,如果沒有你的話,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

  ……因為我是鑄劍師嘛。

  漸漸的,說話總是一腸子通到底、直來直往的你,那份純粹好像讓我想起了最初握起鎚子的原因,是用任何東西都無法交換的,要說誰改變了誰這種話也太彆扭了,但是我能清楚的感受到時間的推移都影響了你與我。

  我們之間老是隔著門前那個充當櫃檯的矮櫃,你說我聽,你興沖沖告訴我你要加入軍隊的時候、在競技比賽前夕行李全被偷走一臉慌張跑進店鋪的時候、我鑄的劍被有心人士毀壞,你憤慨的說絕對不能輸的時候、屠殺龍群後滿臉疲累地回來找我的時候、手握魔劍的你,迷惘的對我說你不知道你的所為是否正確的時候……

  是啊,你確實是個很聒噪的傢伙,我得承認,你的煩惱實在多到連我也跟著一起頭痛,為了不再見到你,訂單眾多的我大可將你的要求往後順延,但事實證明,每次我都無法置之不理。

  以前我對你總把『拯救世界』掛在嘴邊不以為然,每件事情總是說得比做得還輕鬆,但我忽略了每把劍都是漫長的煎熬和等待來完成的,而人也是同樣。

  如果城裡有人說起你的名字,我能自然而毫不做作地說我認識你,因為我確實是。

  到哪裡還能找到像你這樣、能發現別人優點而不斷自我勉勵、對自己的目標如此付諸於行動的人呢?

  那時的我,只能以這雙手、這把鎚(噢,我都忘了這把鎚子還是你給我的呢),不斷地敲與打來帶給你支持與前進的力量,日復一日,反覆的步驟。

  但如今已經不同了。

  在廣場上和那位紮著長辮的預言師搭上話的時候--『兩個未來』這神秘的字句令人著迷不已,我幾乎是沒有多少猶豫便決定走出工房、踏上冒險的路途。

  你說過我們有各自該走的路,我那時並不理解,一直以來也許鐵匠的工作讓我不只期望在把劍交給客戶後,只單單得到報酬和一句『謝謝』,至於還有什麼其他的……我也說不清楚,但我想只要我繼續前進,我一定也可以--

  踏足在許多你走過的土地上,我也可以找到答案。

  隨著一個個環環相扣的謎題,我想我追求的不只是新穎的鑄劍材料、更強的力量什麼的了,我想見識世界,你所謂的『希望』本身。

  --我知道成功的機會十分渺茫,但我還是想嘗試,不然我一定會後悔。

  那天,你也來了,但是沒有提出任何要求--你是來道別的。看著一如往常的堅定眼神我就知道沒有任何轉圜餘地,那是你所選擇的道路、你的心願,也是世界的英雄出給我有史以來最難的一道題目。

  於是,我給了你希望。

  而我並不希望那是『最後』。

  那麼,你又是怎麼想的呢?艾德克斯。


  『-咚』


  細微的聲音響起,感受到某種視線我猛然抬頭,深色短髮的小女孩怯生生地縮在樓梯口看向這邊,在被發現後更是害羞得整張臉都埋到牆壁後面了,我朝她歉意的一笑:抱歉啊茉莉我弄好了,走吧。

  她疑惑的看了看我,突然做了個鬼臉後往樓梯上方跑去。

  ……總覺得工房的奇妙生物越撿越多了,是不是該找個時間整修一下好呢?

  鎖好地下室的門後踏回一樓,已歇業的工房寂靜無聲,在這間鐵匠鋪有一定名聲後每天都有各式各樣的客人上門,到這種夜深時分才能讓人感到放鬆。

  遠方傳來城裡午夜的鐘響迴盪,我望向空無一人的店舖門口,明知道不會出現任何人,卻突然覺得……有些期待。


  每次每次,總是由你提出要求,我來達成。如果可以有那麼一次機會,我也要向你許願。


  我許願--。


■■□■■
Finally, I wished。#

題目:繪日記 - 部落格分类:日記心得

  1. 2015/01/30(金) 18:50:49|
  2. 同人
  3. | 引用:0
  4. | 留言:0
<<【創革打掃】貳零壹肆,在零點。 | 主頁 | 【TRPG】【Joker(?】血緣相連,雷絲麗與夏洛特>>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lily0214.blog.fc2.com/tb.php/120-ad8141b0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