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a de la castaña」

加進沙鍋炒呀炒。

【PMP】【白情賀】Get lovers。



嗚挖沒圖可發,只好偷懶找舊圖(X

謝天謝地我寫完了!!卡稿一年的白情文!!
爆字到五千多...都不知道自己想表達啥麼...
連這世界舔起來是滿口血還是滿口糖都分不清楚了...(嗯?!
期間還糾結萬分一直打混,例如玩這個2048(喂!!!
總之...總之下面還有後記,還是祈禱上天,希望寫別人孩子的時候不要偏調,嗚嗚嗚...

============================================






Get lovers。

■■□■■

  七點三十分。

  啪地一聲拍亮了燈,桑索里再度抬眼確認了鐘面,七點三十一分,一手將外套解下掛上門旁的衣架,順手打開了玄關的窗。

  忽遠忽近的音樂聲從遠方街道傳來,間歇的燈火點亮了夜晚的人潮,好不熱鬧。

  今天、今天是什麼樣的日子呢?

  桑索里轉身將身體陷入了小沙發裡,眼神沒有特別目的地盯著前方茶几上、剛擺上的商店袋子,「還沒…」他喃喃道。

  這間套房的另一位主人還沒回來。

  來到這個城鎮也有一小段時日了,但是通往下一座平原的道路被顆奇怪的樹擋住了去路,詢問了鎮上的居民後發現因為森林管理人度蜜月的關係沒有商量門道,於是兩人決定在找到解決方法前,暫時租下這個臨時的居所。

  未入春的晚風仍舊是微冷的氣溫,和外頭相比暖和許多的室內讓桑索里覺得懶洋洋的,他輕輕闔上眼簾。

  雖然說,那時候是決定了要『繼續旅行』,但是兩人的目的是什麼呢?

  盛大的聯盟賽結束後,於複賽落敗的伊登並未有任何表示,廣大的地域走了一遭、多次挑戰下道館徽章已集齊,圖鑑內容也多的不像話了,對於訓練家之間的對戰並無十分熱衷的桑索里頓時不知道下一步該做什麼,提出了回家看看的想法。

  綠髮的少年同意了。

  過早離家的兩人讓歸來成為一種英雄凱旋般的儀式,比起不看好的言論、多餘且熱烈的歡迎反而讓人不太習慣。而過沒多久,家鄉的同齡孩子們紛紛準備起即將開始的修練實習、接管家中道館事務、成為飼育員的課程……彷彿每個人都對自己的未來充滿了篤定和嚮往。

  桑索里也不是沒有自己的目標,但是比起這些,他其實更在意另外那人的想法,以及若是伊登選擇了在外與人對戰進行歷練的話,自己將與他分別的事實。

  也許再多闖蕩闖蕩、增廣見聞個幾年也沒什麼不好的吧,桑索里刻意忽略心底小小的私心。

  這次是由他、對於仍未知的地圖向伊登提出了邀請,那隻沒什麼焦距的灰眼隱隱讓他不安,但是樂觀開朗的少年一如既往地笑著,在對方反握上他手的時候。

  於是經過了短暫整理與休息,通往33號道路的橋上,晨曦壟罩的影子被拉成兩個。





  八點零三分。

  窩在沙發上快要睡著的當兒,屬於通訊器的鈴聲讓紅髮少年跳了起來,桑索里翻找了一下才發現是被埋在桌上雜誌堆裡的一支電話,上頭的來電顯示寫著:姊姊2。

  沒帶出門啊……桑索里快速閃過了念頭,還是接通了通訊器,畫面上出現一名白髮女子白淨的臉龐,正略微驚訝的看著他。「英格麗姊姊,妳好喔。」桑索里笑著打了招呼。

  『呵呵,才想著沒想到他會接呢。』透過電子機械仍是清脆的嗓音傳來,女子笑著撥了撥額前的瀏海,稚氣的娃娃臉與髮型讓她看上去十分年輕,『好久不見,里里。』即使面前已經不是前幾年的那個孩童了,她仍自然地喊了少年的小名。

  「伊登他出門了,」細心地明白對方因為沒見著想見的人而有些沮喪,少年轉而用歉意的笑容道:「有什麼事的話,我可以代為轉告哦。」

  『嘛、也不是說有什麼事呢?只是突然想聽聽聲音而已……』女子溫和的聲音低低的、像在自言自語,忽地抬頭笑看著少年:『難不成,又是去約會了?』

  「抱歉喔,如果他沒帶這個出門的話,我也找不到他……」桑索里含糊其詞的、默認了『約會』這個說詞,只見女子似笑非笑的看著他,讓少年不禁有點發窘。

  伊登有兩支通訊器。

  兩支完全相同型號的手機,一支紀錄著路途上遇見的、眾多訓練家的聯絡方式,但另一支的通訊錄中,卻只紀錄了伊登的四個姊姊……和桑索里的電話。

  桑索里從來不知道為什麼(就算問了也得不到答案)伊登要這樣分兩支通訊器使用,因為他一直都是兩支都帶在身上。

  沒帶出門的話,是不想被找到嗎……?知道自己被這樣『隔離』的桑索里只能無可避免消極地想著,雖然他跟伊登之間並不常用通訊器聯絡(大多時間都見得到面的情況下),但是如果是相約在外頭或是有重要事情的話,伊登是不會拒絕他的電話的。

  會不會不接姊姊們的電話他倒是不太清楚,不過他曾親眼見過伊登在他旁邊就放任著通訊器振動個十幾回不理會,直到沒了聲音,所以伊登拒接電話也是有此可能。

  『吶、最近好嗎?』

  溫柔的問候將桑索里拉回現實,「伊登他很好哦!」他快速應道,這幾年到處跑跳讓體弱的另一位少年氣色緩和了些,也不再時時需要藥物作為生活上的輔助了。

  『小傻瓜,問你呢。』

  桑索里眨眨眼,畫面上女子白色的輪廓飄渺,就如她一直給人的印象,這些年來她給出的照顧不下於少年自己的家人,「很好喔,謝謝!」他真心地為她笑了起來,神情又恢復了幼年時期可愛的模樣。

  看起來心情提升不少的英格麗笑了笑:『之前的事,有著落了嗎?』

  「咦、」什麼事?少年稍微當機地思考了前幾次的對話內容,「啊那個啊、伊登他有喜歡的人了,所以沒關係的。」

  面對桑索里自然的陳述她皺起眉,可惜無法把少年的笑臉擊破,『有些事情不好好說出來的話,是不會知道的喔。』純粹表達關心的眉宇透著憂心,她忍不住像老媽子般多嘴提醒道。

  「嗯…嗯!」

  其實已經說了…但是……不想多談的少年笑笑地帶過了話題。

  又稍微寒暄了幾句,切斷通話後少年伸了個小小的懶腰,這才將在桌上擺了好一會的食品和零食袋好好分類整理至廚房的櫃子,檢查冰箱上的家事排班表時,發現本該輪到他的垃圾桶已經被處理好了。

  桑索里偏了偏頭看著牆上的掛鐘,八點四十五分,應該吃過晚飯…了吧?…他有點擔心某人,可是卻又不太擔心,今天伊登說過不會在外面過夜的,如果他這樣說了不論多晚他都一定會回來。

  好像已經無事可做的少年只好打著早點休息的主意踏進浴室,抱著衣物的他發現了不得了的事情--這幾天快見底的沐浴乳終於用罄了。

  因為同居人的過敏體質,某些日常用品得使用特定的牌子,有著親切老闆娘的商店卻離住宅區稍微有點距離。

  早上伊登出門的時候拜託過他的……一不小心就忘記了。

  現在應該還在外頭……但是,看向通訊器的少年咬咬唇撇過頭。

  還是再出門一趟吧?他想了想,這幾天鎮上的市集異常增加了許多,商家也都延長了營業時間,現在出門還不算太晚。

  「啊啦、還有這些…」桑索里重新檢查了應該要買的日常雜物,快速列成一張小清單塞進外套口袋裡後,便踏出家門。


  是個多雲的日子,灰灰的雲朵鋪滿了夜空看不見星,但越靠近市鎮中心越能感受到人們屬於夜晚的活力,穿過小巷的桑索里避開幾個被母親叫喚的吵鬧小孩,習慣性地把手伸進外套裡摸手套,卻撲了空。

  「啊…」前幾天手套不小心被野生的比比鳥叼去築巢了,雖然知道巢在哪裡,但因為實在不忍心把人家的窩弄壞,於是桑索里現在是沒有手套可用的狀態。

  不過他也不是太在意,大衣口袋帶給他足夠的熱度,他半埋在手織圍巾裡的臉龐輕聲地哼著歌,被大冷天仍把卜把卜賣著冰的腳踏車阿伯給蓋了過去,桑索里轉過頭,不知何時多出來的一排五顏六色攤位吸引他視線。

  連這邊都有啊…?這回桑索里努力地晃晃小腦袋,想起今天正好是情人佳節後的一個月,雖然零碎的大小節日實在讓人很難理解,不過這是商人生存的手段嘛。

  於是他信步走到寬大的帳篷底下,因應初春的天氣檯面上仍擺著多樣的漂亮圍巾及皮製手套……既然都出來了就順便吧,並不是很專心瀏覽的少年發著呆,直到一個聲音竄入耳裡。

  「這個,比較適合妳。」

  儘管他在心底勸自己不要去看,他仍幾乎是反射性地轉向聲音來源,因為那個略微缺乏生氣的聲線太熟悉了,桑索里半是緊張半是期待的回頭,注視著從一大早就沒有見過的那個人。

  綠髮少年纖細的身子包裹在鋪毛的大衣中,而掛在他腕間的、是一位貌似不畏寒冷的皮裙絲襪女孩,「耶~真的!伊登眼光好好哦-」少女興奮的比對手套與自己身上的衣飾展示給一旁的少年看,儼然是一對小情侶之姿,讓路邊攤老闆十分熱絡地招呼著客人。

  是伊登沒錯……隔了幾公尺確認無誤後,少年默默轉回視線,還是不要打招呼了吧?他左右張望著想找到廣場中央的大鐘,現在是九點--

  「呀、這不是那天給人家巧克力的小可愛嗎?」

  桑索里愣了下才發現自己被叫住了,拍了他肩頭的少女看起來十分外放(姑且不把她的低胸上衣也列入個性考慮的話),蹭回伊登身邊一邊說著『你看我沒有認錯欸』一邊笑著對他眨了眼:「晚安-」

  「啊哈、晚安啊-」桑索里漾起笑容,外表上卻看不到他心裡的遲疑--那女孩、那女孩叫名字什麼來著?潔咪、溫蒂還是凱薩琳…?他怎麼會忘記了呢?明明是不久之前的情人節才一起給過了、他親手做的巧克力的。

  少女指尖勾了勾她蓬鬆的金髮,像在思考,「是不是叫桑什麼……抱歉啊、是伊登你的弟弟吧?」在兩人的面容間轉移的視線帶著濃厚的興趣。

  他忍不住苦笑了下,尚未回答問題,一旁伊登看著他的神情平靜到讀不出情緒,讓他一時之間忘記言語。



  「…不是。」

  從蒼白嘴唇吐露而出的,彷彿是道隔絕的牆。





  他完全不記得自己是怎麼回到屋內的。

  沒開燈的陰暗室內只有窗外透進來的冷藍,珊瑚色的身影在玄關牆角縮成一團,外套沒有卸下、錢包跟小購物袋散落在一旁,未脫稚氣的小臉裹在圍巾裡紅撲撲地,小巷內貓咪哭叫直奔過去的聲響被放大了數十倍,他閉上眼睛。

  連東西也沒買齊…在做什麼啊……

  掛鐘發出細微滴答聲前進著,讓一路跑回家的心跳稍稍撫平了些,但他依然沒有起身,桑索里低頭數著腳邊的磁磚是由多少個小石打磨拼湊而成的,好像此時此刻這是件多麼重要的事一般。


  他喜歡伊登。


  他們已經不似兒時的小打小鬧,說著長大後要嫁給你的年紀了,那是隨著時間、慢慢滋生萌芽的甜蜜情愫,埋藏在心底的愛意擴大再擴大,快要濃烈得化不開。

  然而靠得越近,伊登就彷彿看透一切般離得越遠,像是不想破壞他們之間維持的小小平衡點,仍舊極其理所當然地、就像往常一樣對待他。

  很久以前當桑索里意識到這點的時候,他認為這樣便已然足夠,更多的一點點都不用了,因為不論如何他只是純粹地希望對方能開心、平安喜樂而已。

  嗯沒錯、只要這樣子就好了。

  兩人之間出現了很多的人事物,以『旅行』為名的人脈線熱鬧了起來,那個從小離群孤僻的少年,身邊漸漸圍繞了一小部分的人,阻擋了讓他看得見他的視野。

  而他選擇掩蓋自己滿溢的獨佔慾、心碎的痕跡,以及小小的期待感,很多時候他因為自己能幫上對方的忙感到開心,而更多時候他因為伊登不再處處需要自己從中調停協助感到欣慰。

  在那個人的身邊究竟是好是壞、該開心還是難過……都快要搞不清楚了。

  因為與其讓心靈沉沉地墮入黑暗,他寧可自己是光,至少,能在對方需要而回首的時候、還找得到他的所在。


  『喀啦』


  鑰匙轉動的聲音驚動了小小的身子,桑索里慌亂起來才發現久蹲的腳有點麻,一時間站不起身。

  於是他在日光燈被點亮的時候無可奈何地對上了略帶疑惑的灰瞳,和他大眼瞪小眼。

  「怎麼了?」

  少年扯開嘴角,「欸嘿、沒有啊,我突然想到電費好像有點超支、來節約一下。」臨時非常的理由支撐得搖搖欲墜,桑索里瞬間覺得剛才在街道上的巧遇還沒此時這般尷尬呢。

  他等著『這樣啊』、『說什麼傻話呢』等等不以為然的語氣,然後他就能繼續用傻笑結束這無謂的對話了,如意算盤。

  然而伊登與他對視了半晌,在他以為還要繼續更久的僵持時無語地朝他走來,然後--某樣物品降在了他的頭頂上。

  「咦?」

  他反射性伸手抓下,入手的是柔軟的毛料質感,一雙沒有多餘包裝的手套安靜地躺在他手心,深色的邊緣帶了一圈波浪圖騰。

  「你的、掉了吧?」不顧眼前的少年還在發呆,伊登凝視著對鄰陽台上的盆栽在風中搖擺:「最近還是很冷…注意一點。」

  「嗯!謝謝。」

  紅髮少年將手套捏在懷裡,回以開心的聲音,眼前伊登的大衣仍帶有夜晚未退的溼氣,一瞬間和方才在攤位前他與女孩的身影重合了,桑索里皺了皺圓圓小巧的鼻頭,他這是怎麼回事呢?明明、明明伊登都特地送禮物給他了,應該要高興才對的啊,為什麼……

  意識到的時候,淚珠已經樸簌簌滾落下來,「阿、阿勒…?…不、這個不是…」一邊辯解一邊胡亂地用小手抹去,狼狽的動作映在對方眼裡,都快要搞不清楚了,明明是和那人在一起的時刻、明明心情是隨著那人起伏,到底應該要有怎樣的情緒才對呢。

  因為乍看之下是看不見的。

  「--你啊、」立在少年跟前的伊登看著他哭,帶出一聲極輕的嘆息蹲下身到與他平視的位置,但是從胸前口袋抽出手帕的時候,什麼影子一併飄過他略模糊的視線內。

  在那東西落地前被對方眼明手快地撈住,只頓了一秒便又將它塞了回去,然而桑索里還是看見了,那個被折疊妥當的、淺色條紋包裝紙的一小角,眼熟非常。

  兩人瞬間安靜下來。


  「……」


  「……巧克力、好吃嗎?」


  像是想打破這突來凝結的氣氛,遍尋不著話題的桑索里小聲問道。

  「…嗯。」然後得到了一如既往伊登式的回答。

  可是他仍舊捕捉到綠髮少年有些僵硬而不自然的面龐,伊登看向旁邊,下垂幾度的嘴角不知現在該何去從而微微抽動,那是十分罕見的表情呢,桑索里突然覺得那樣的他十分滑稽,讓他破涕為笑起來,抖動的肩讓圍巾的下襬隨之震動,就好像他發現了此時世界上最有趣的事。而莫名被嘲笑的少年只抿了抿唇看著他,並未發難。

  乍看之下是看不見的,但那裡還是存在著、一點點黏膩的、淺淺的、彷彿蝸牛爬過的痕跡。儘管沉默、儘管說出口的不是親暱的呼喚、儘管傳達出去的心意也許與他所想的不大相同,那人也並非完全無所表示。

  啊,原來是這樣的啊,桑索里心底有些明白了,他試著恢復了和以往一樣的表情,搭上伊登為了拉他起身而伸出的手,露指的手套款式和此刻置於他腿上的那雙很像。

  --歡迎回來。

  他從不是個聰明的人,那種拐過彎的話語對這個年紀的他們而言太過艱澀難懂了,所以就捨棄掉吧。

  捨棄掉吧,直到彼此並不需要任何語言也能心意相通的那一天,也許那對他們來說仍是一段很長很長的距離,但是從來沒人說得準明天的世界會變得如何吧,因為、因為啊--


  只要這樣子就好了。


  因為現在,還在身邊。

■■□■■
Get lovers。#





***

安安我是烏龜(乾
嗚嗚嗚這篇、這篇卡了一年的白情文終終終於!!!企劃都結束了啦!!!哭哭哦!!
好像又很多BUG了但是隨便啦接得起來就謝天謝地了(←懶烏龜

...好吧(?),這次的標題Get lovers是要這樣看的W我小時候(?)挺喜歡這種能拆解來背的英文單字,像是Assassin之類...啊啊啊不對!!!(乾

得到了里里會每年情人節連伊登女朋友的份一起送這個奇妙的設定,於是身為處女座,伊登會默默把每年的巧克力包裝洗好折好收起來...然後又不承認(咦欸

從之前就一直覺得這兩隻十分的超齡(從伊登14歲開始交女朋友這點...嗯好吧不止這點#),到如今寫到都不知道現在到底是幾歲了啊啊啊(爆
某人在感情上十分彆扭推託、還會欺負喜歡的人的難纏的要命,而且在家長的加油添醋之下瓊瑤劇(X)有越演越烈的情形...
簡直很對不起可愛的小里里...
我甚至都想大喊快來個人NTR里里吧這樣伊登這個大木頭就會注意到他的重要性了了了!!(自重好ㄇ

對不起我的梗其實都很簡單又老套,之前好像說過我就喜歡這種人性中矛盾與掙扎的描寫...加上很多不必要的自言自語和贅字(爆字)...就是栗子會寫出的文章了...簡單明瞭簡單明瞭啊呵呵呵呵呵...(自暴自棄

於是這兩人在本傳到底還得多久才能修成正果真是個永遠的謎...如果可以的話至少在年底前還有一篇拖很久的R18希望能生出來啊啊(總之先上了再說希望有進展(X),在那之前、在那之前啊...
我就先到隔壁棚吃肉去吧!!!!!!!!!!!!!!!!(爆炸100(乾

以上啦!感謝這兩個治癒的小東西,雖然到底是虐到還是治癒到我也不是很明白...(XXX

題目:自創 -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1. 2014/03/14(金) 22:33:17|
  2. PM in Plurk
  3. | 引用:0
  4. | 留言:0
<<【UL】【光影】【王子生日賀】Waiting for you。 | 主頁 | 【UL】【雙艾】【末日預想】Trembling in his arms。>>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lily0214.blog.fc2.com/tb.php/113-35ad88ff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