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a de la castaña」

加進沙鍋炒呀炒。

【UL】【雙艾】【末日預想】Trembling in his arms。

安安我又一顆跳坑的栗子!(X



*這次參與了DOOMSDAY-Unlight末日預想文手企劃,\這裡是天堂組的狗兒呀呼/
*仍舊真實故事(?)改編←
*仍舊各種星幽界我流設定←
*看不懂是眼鏡犬還是犬眼鏡的雙艾←
*今日可愛的值班任務組是R5狗狗R1眼鏡R1伯恩,路過的某人發言不超過三句(喂
*似乎好像R卡劇透有←

可接受再向下移動啾咪。

本來想R18一下的...可惡。(X




【末日預想】Trembling in his arms。

■■□■■


  他是個膽小鬼。

  一直都是。





  「砰、」

  斷續的槍聲響起,在蔭鬱林間進行任務的一行人被狀似人型的生物擋住了去路,柔軟體態與搖擺不定的身姿卻能準確地往視線死角發出讓人閃避不及的攻擊,讓此時立於隊伍最前方的金髮青年暗自咂舌。

  他瞇細了左眼想探清虛實,即便是身處濃霧也無法完全有效地進行躲避。在遠距不是個辦法,他在心裡低喃,手中的武器快速由槍枝換成了劍,起步前確認似地瞟了一眼身後的同伴然後疾速奔馳到生物的面前。

  唰--白刃落在生物不及反應的時機,怪物顏色鮮豔的體液從破口噴濺而出,連帶體內原本隱約可見的漂浮臟器也隨著水流減少擠壓成一團,不成人樣的物體倒地抽蓄了兩下便不再有所動作,讓緊繃的戰況一瞬間鬆懈下來。

  「呿、真是個噁心的傢伙。」

  儘管在切下去的同時已有所警覺並側身避開了液體拋物線的攻擊,些許濕滑黏稠還是沾上了他,金髮青年撇著嘴不耐地甩了甩劍上的髒汙,『好了喲』邊朝身後喊道,再看一眼地上不堪入目的東西,雖然很想洩憤地踩一腳,不過一想到會弄髒他細心保養過的靴子還是作罷。

  「艾依查庫,」從後方跟上的是艾伯李斯特,以及因沒被牽扯入戰事而毫髮無傷的伯恩哈德,在他懷裡的、是那個指引他們的小小人偶,聖女之子。那孩子被小心放下至地上後以不為所動的精緻臉龐面對著怪物殘骸,這幅景象早就看過不下千百遍了,雖然明白一路上不可能暢通無阻,不過艾依查庫還是很想抱怨一下『下次也挑個賞心悅目點的來打吧』之類的。

  看出他分神的黑髮青年蹙起眉,藏在鏡片下的眼神透著不快接話道:「下次不要衝那麼快,會來不及支援的。」

  對於說教艾依查庫只回覆了單音節,蠻不在乎地將剛才從怪物身旁遺留箱子中搜刮來的物品拋了過去,然後因為對方沒有手滑的穩接而吹了聲口哨(為此又被白了一眼)。

  看起來是想要守護這個、而我們誤觸了地盤了啊,不過艾依查庫也不太懂收集這些對牠們來說毫無用處的東西有甚麼特別的,總之不拿白不拿。

  「接下來?」

  「……這邊。」

  看了一眼人偶的伯恩哈德跟著所指的方向邁開步子,要吐嘈三個大男人跟著如此超自然現象到處走真是說不出的怪異,不過對於這種程度的事早就習慣了,覺悟也不是沒有,艾依查庫拍落身上的灰塵後便跟在隊伍後方。

  幾人間維持著不遠不近的距離前進著,一時無語,但金髮青年注意到他的青梅竹馬刻意放慢的速度,「沒事吧?」於是他多跨了兩步來到艾伯李斯特身旁時便聽見了這句話,語氣竟是顯露出少有的擔心。

  什麼意思?他莫名的轉向對方,從外觀上就可以清楚地知道他可是還活蹦亂跳著呢,艾依查庫不懂對方問句下的含意。

  「你從剛才就……不太對勁。」黑髮青年盯緊他的臉像在思索著使用適當的詞彙,這一句卻惹來嗤笑的反駁。

  「哪裡不對勁了啊,這不是狀況很好嗎?」他展示般地張開雙手,轉了半圈後將手背在後方倒退著前進,看著艾伯李斯特又皺起的眉間他勾起了笑,一臉你真是多慮的表情。

  不能再好了,他覆述一遍。

  「嗯…」艾伯李斯特沉吟著沒有答話,他與他並肩同行,一如往常,但是今天不太一樣,剛從記憶之間返回的艾依查庫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任務進行到剛才為止是他至今印象中通過最為快速的一次,子彈發射與揮出的劍每一下都是致命一擊,況且他們又是來到這塊地圖中這麼深入的區域裡。

  --真不像他,雖然這樣說出來的確很失禮。他無法否認艾依查庫的強大,艾伯李斯特擔心的是另一件事情,因為照那位服侍聖女之子的侍者所說,這次應該是取回全部的記憶了。

  但是,回到隊伍的艾依查庫就像初次見面那樣衝他笑了起來,『感覺如何』、『有想起什麼糗事嗎』之類每次回復記憶後開玩笑的閒聊與對話卻是一句也沒有,對於疑問的眼神艾依查庫只是無所謂地聳聳肩便繼續前進,這種態度讓其他人也無法再多問什麼。


  過沒多久隊伍在一株倒下的巨木旁停下稍作歇息,似乎是要向人偶徵詢接下來路途的意見。艾依查庫百無聊賴地靠上粗糙的樹皮表面伸長了腿,他看著混濁的天空呼出一口長氣,宛若天堂、名為天使大陸的地盤上名副其實地帶給了他們龐大的寶物及資源,身邊取回記憶的同伴也陸續在增加,離最後的道路也不遠了吧。

  要變得、更強大才行,變強、然後……然後他該做些什麼才好?一切都是順著那位聖女之子的指示而前進著,至今砍倒的異形甚至和記憶裡相似的『同伴』不計其數。艾依查庫看著自己的雙手,然後慢慢握緊了它們。


  「--查庫、艾依查庫!」

  聽見呼喚的金髮青年愣了下才回過神來,左右的四下無人,時間也許才過不到兩分鐘吧,看著一樣的天色他也分辨不出來。於是他順著枝幹繞過大樹另一端找到了等待他的夥伴們,面對艾伯李斯特不滿的神情他陪笑著道:「什-麼嘛、難道還要汪汪叫地朝你跑過來嗎?」

  「別鬧了,」對於消遣艾伯李斯特無奈地嘆了氣,和一旁的伯恩哈德對視一眼,手指向樹幹旁的地面:「你看。」

  倒木旁的塵土凌亂仍掩不住野獸巨大的腳印,似乎是撞倒了樹木後留下的、一路延伸進林間深處的拖行痕跡。

  「很可能還在附近。」伯恩哈德低沉地下了結論,氣氛頓時陷入警戒。

  突然一聲咆嘯像是呼應伯恩哈德話語般震響一行人,從老遠循著氣味而來的龐然大物越過樹叢出現在不遠處,睜著在黑暗中發光的眼宣示對入侵者的威嚇,艾依查庫很快認出那是隻雙頭巨犬,他們所身處的地獄--的守護者。

  擁有兩顆巨頭的獸不住在原地跺著步,每一下傳來的震動都快讓人站不住腳,最快反應過來並衝出去的是伯恩哈德,艾伯李斯特則快速攬過了站在邊上毫無防備的人偶,論到速度他們都自覺贏不過這位,他只來得及看到風衣的一角下秒便聽見野獸苦悶的吼聲。

  但被突襲的野獸更是怒不可撤,牠輪流甩著兩顆頭顱彷彿想爭相致攻擊者於死地,男人就著守勢架起的劍只能堪堪擋下少許衝擊。

  「!」注意到敵方暗藏的爆發力,伯恩哈德迅速向後一躍拉開了和雙頭犬的距離以免受到波及。

  一時間兩方都如隔岸觀火般遙望著,這頭異界生物已不是第一次見到了,因此環繞眾人的氣氛是冷靜的,所有人腦中對著既有的怪物習性與特色轉過各種戰術。艾依查庫注視著噴著氣息吐出藍色長舌的獸,向前進了一步。

  「我來。」他從後按住伯恩哈德的胳膊說道,眼神閃爍著,外表高大成熟的前輩只默默看向他,便退開將戰場讓了出來。

  對於男人在擦身而過時低聲提醒的『不要大意』他也只是舔舔唇隨意應和一句『等很久了啊』,艾依查庫確實不慣於鬆懈與等待,握緊劍柄那瞬間他對於眼前的狀況只感覺全身都熱起來。

  雜亂毛髮混著紅豔在風中紛飛,半露出沒有血肉的頭蓋骨顯露地獄使者的身分,即使是這麼遠的距離艾依查庫也看得出牠的猙獰,打量著他而動作停滯的雙頭犬卻像在等候體能回復或某種救援……本來是有主人的嗎?

  「你跟我是一樣的啊,」其實看久了也挺可愛嘛,金髮青年勾起唇,佯裝不忍心而將持槍之手的動作放慢下來,「但是、還是趕緊去死吧。」攻擊卻接在話語落下的瞬間,他將所有的力量都傾注在這一擊中而把劍擲了出去。

  順著風壓、劍的尖端準確突刺要害,這次也會像平常一樣吧,但是浴血的獸卻沒有倒下,某種像是深淵裡傳來的哀鳴怒吼震遍森林,那不是普通人類能承受的了的音波--「唔!」龐大的衝擊力震動著耳膜嗡嗡作響,他向後退了幾步便不自覺跪下來。

  視線模糊、身體無法移動、手也……艾依查庫低頭看向自己的掌心,赫然發現僵硬的手中握著不是武器而是和他一樣戴著白手套的、另一隻手,些許滑落的黑色髮絲落在膝旁,怵目驚心的鮮血蔓延一地,煙霧與炙熱的火光流竄,這裡、是--


  「艾依查庫!」


  於是充滿尖牙淌著口水的兩張大嘴撲到他眼前時,他聽見了叫喊聲。





  有人在哭。

  黑暗裡忽遠忽近的嚎啕傳來,是毫不遮掩的哭法,吵死了、快點閉嘴,艾依查庫一張口卻發現自己的聲音是嘶啞的、乾渴難聽的嗓音根本不像是他,多麼醜陋的狗吠啊,他想自嘲,但是連發笑的餘力都沒有了。

  身體很重,簡直像被千萬根鐵槌擊打過的腦袋苦不堪言,然後他感到被誰摸索著拾起的一隻手與短暫的刺痛擴散,緩緩流入體內的力量是冰冷的、讓他冷得渾身發顫,朦朧的踏實感遙遠且無法觸及,一如他過往走過的道路。

  還、不能……


  還不能結束……他艱難地張開眼,映入眼簾的是那人熟悉的臉龐,「還可以嗎?」看見他醒轉的艾伯李斯特似乎鬆了一口氣,一手還執著他被捲起衣袖的手臂,指間扣著的是剛剛在路上得來的急救品,「前面就是這裡的最後一塊區域,解決完就可以回去了。」青年平靜的陳述,安撫般喃喃著『再堅持一會兒吧』就跟以往在戰場上互相勉勵的一樣。

  然後艾伯李斯特觀察著傷患的表情瞇起眼,「那麼、再打一劑……」他調整針筒準備再往艾依查庫的手臂施下一針,卻被抬手揮開了。

  艾依查庫?他聽著那個依舊喚著他的聲音,沒有看向對方,「不用了。」艾依查庫喘著氣息有些沉悶,他也不明白自己在生什麼氣,他很清楚這份怒意不是向著艾伯李斯特的。

  黑髮青年看了看他,困惑的眼神投向站在不遠處的伯恩哈德,男人深色的外套上也染了大片血汙,他沒有拿劍的手牽著那位小小人偶,表情微妙。

  伯恩哈德將和他一樣窺看著的那雙綠色眼眸利用身體的高度擋住了,「……我們先到前面去看情況。」似乎明白會陷入的短暫僵持,男人沉默了半晌便發話道,然後拉著沒有溫度的小手順著樹林小徑走去。


  目送一大一小離去,他轉而看向靠坐在樹木殘骸旁的艾依查庫,因為藥品的緣故大部分失血似乎已經止住了,此刻他正蹲著的地面上、那些暗沉乾涸的顏色彷彿都不是從那人身上流出來的一般,「怎麼?」艾伯李斯特等待著一個他能接受的辯解。

  「這樣就好了,」艾依查庫抿著唇,發出近乎自暴自棄的言語:「反正、前面不就是最後了嘛,全部都會重來的。」

  不管受到再痛、再重的傷,只要服下那種成分不明的藥物、或在『死亡』後被抬回那棟大大的宅邸裡大睡特睡一場,什麼苦痛都會消失不見,甚至一點疤痕都不會留下,他們又會回歸完好如初的『靈魂』。

  存在的意義是擊敗路途上阻礙的生物及『他人』,他們這些由記憶與靈魂構成的、應該已經死亡的身軀,取回記憶重返現世。這理由足夠支持原本什麼都沒有的他們了,本來嘛、想要得到什麼的話,不就只能戰鬥了嗎?

  但是無止盡的景色與日復一日的相似時光,手中牽起的那條線又斷裂了,就像是好不容易終於將拼圖一一找回拼起、一瞬間又被全部打散的感覺令人瞠目。

  明白艾依查庫不會再接受救助的青年果斷將藥品收起來,撕下自己還算乾淨的衣角代替指尖壓住針孔的傷口,但艾伯李斯特得持續著他的耐心才不致動作太過粗暴。

  「你是怎麼回事?」他都要質疑剛剛艾依查庫硬接下的那擊根本就是故意的了,在他面前呈現那種身軀被撕裂、被破壞的樣貌,迫使他眼睜睜看著--這樣很好玩嗎?他頓時一把無名火起,「不准再說這種話。」

  責難的語氣毫不掩飾,艾依查庫不免為此氣結,他說話什麼時候需要別人來管了?也不想想至今為止都是誰在--「那只是事實而已!」

  「別隨便說出放棄的話,這不像你。」

  「哈啊?隨隨便便放棄的人是誰啊!」

  「你說什麼?」鏡片後的金眸頓時暗下,「艾依查庫、你說誰放棄了?」

  「還會有誰、」完全不聽別人勸告一意孤行的還有誰?這真是太可笑了,「反正你才--」不懂!吼到一半的話語自己噤了聲,他望向艾伯李斯特不可置信看著他的臉,那表情帶著茫然。於是他明白了,眼前這個人除了與他一起的過往戰鬥片段以及在這個世界共同相處的記憶之外,一無所知。

  是、他當然什麼都不知道,而他活該什麼都知道了,真該死。

  「我是不懂,」迅速擺回冷靜表情的艾伯李斯特看著他,握著對方的手默默多出了力道,「因為你什麼都不說。」

  至今為止他們共有的記憶是互相分享的,隨著艾依查庫記憶回復一天天強大起來而分出兩人間的差距,艾伯李斯特也沒有多想,就聖女之子而言她有她對於戰術上的考量,而他知道艾依查庫始終是站在他這邊的,如此足矣。

  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沒有人能毫無芥蒂地說出這種輕鬆話,就算有那都只是做做表面功夫而已。但是儘管他如此在意,卻沒有現在立即逼問的必要。

  也罷,總有一天會知道的。


  艾依查庫瞬間沉默下來,回溯的片段一幕幕都有那人的身影,剛才言語的拉扯一切都成了小孩子吵架,也許艾伯李斯特沒有他看上去那樣不在乎,他只是不想點破而已。

  因為他知道他是個膽小鬼。

  他是個膽小鬼,一直都是,骨子裡戰士的血液隨著每一次的揮劍沸騰,爭鬥吧撕裂吧變得更強吧,可是到頭來,他仍舊無法捨棄情感、變成只為了目標理想而行動之人。他害怕別人看見他的懦弱,失去什麼也怕、擁有什麼也怕,畏首畏尾是做不成事的啊,他聽見一個聲音對自己說道,但是不住的恐懼圍繞著他,那是他使勁全力用雙臂抱緊自己也抑止不了的顫抖。

  最終他還是守護不了,儘管他也不知道他拚死想維護的到底是什麼。

  哭不出的淚水早已隨著他殘破的右眼被摔爛在地上,他自己也分不清楚那原本是怎樣的東西了,沒有明亮的流光波動也無法映照出他熟悉的湛藍--在這個沒有藍天可言的世界中,哪裡都一樣。


  時間在流逝,看不出晝夜的天色只有風捲著雲在盤旋,即使如此陰暗的森林也不是給情侶幽會的好地點、絕對不是。「……你就慢慢等吧艾伯。」他像是無話可說般硬擠出聲音來,又輸了,與他一起老是有種全盤皆輸的錯覺。

  「沒問題。」黑髮青年終於勾起嘴角,然後代替回應地往他腹部的傷口一掌拍下,對於痛呼艾伯李斯特也只是哼了哼,絲毫不留情面:「反正你看起來倒是精神的很。」還對他用吼的呢!

  他琢磨著計算另外兩位的腳程,也許懂得事故的前輩會願意稍停等他們一下?「走吧,不繼續下去的話就沒有意義了啊。」艾伯李斯特整理好對方的軍服順便幫他收拾一地的武備,然後支起顯得遲鈍許多的身體,「來、站起來。」毫無反抗的力道倒是讓他覺得新鮮。艾依查庫只能順著動作狼狽地起身,休息一陣子的身體雖有復元卻不是全部。

  他靠上對方忍耐虛浮的暈眩感過去,下意識回嘴:「……還要繼續什麼?」

  「你在說什麼啊,現在這種情況,當然就是繼續前進了。」

  單手環上的身體比艾依查庫預想的更有力道,他的指尖輕扣、摩娑對方披在肩上的軍裝外套,那觸感真實得讓人很難想像這一切只是在死後的夢境而已,略有差距的身高讓他稍稍感到不甘,不過只有一點點、因為過往的那些日子他都是如此在後方看著他的。

  來時的路途已被剛剛的戰鬥破壞殆盡無法返回了,前方通往森林深處的小徑壟罩在玄黑色之中,是張能吞沒一切的大嘴--到底憑什麼認為、他們能就這樣安然無恙地回去?

  然而在他身旁,和記憶中一樣的那個人卻說著『繼續前進』,這算什麼、明明應該要是什麼都尚不清楚的他對於霧濛一片的過去與未來感到迷茫才對,這一切都不公平。

  可是、就因為是他……

  艾依查庫注視著地面,那是和天空一樣的深沉顏色,但他沒來由地感到安心,他很平靜,儘管身處在怪異的世界空間、擁有別人加諸於他的使命、甚至有著一個嚴格來說不能算是有機生命體的小小嚮導,而他所認識的艾伯李斯特竟然就在眼前還和他說著話,這實在是太不自然了。對此他必須做點什麼,才能確認、確認他是……於是他在對方拉著他邁開步伐時勾起腳尖絆住艾伯李斯特欲起步的後腿,迫使黑髮青年重心不穩而坐倒在地。

  「…!艾依查庫你--」「艾伯。」

  因摔倒的疼痛而呲牙裂嘴的艾伯李斯特正要發難,一抬頭卻愣愣對上了直指他下顎的劍尖,與他同時說話的艾依查庫低頭看他,瀏海略長部分落下蓋住了右眼眼罩的邊緣以及注視著他的藍眼。

  這個表情跟平常一樣卻又有些許不同,艾伯李斯特來不及細想其中差別便聽見了熟悉的聲音再度響起。

  「吶、艾伯,」他又重複了一次,很期待得到回應地嘴邊噙著笑,像個孩子似的。


  「--來比一場吧。」


■■□■■

Trembling in his arms。#





***

「--想贏我嗎艾依查RY」

如此這般的兩人回去絕對會被伯恩掐脖子(X



這次的標題,在臂彎中顫抖(←真難得我會想出個用中文翻譯過來還不錯的題目(自己講)其實是我一直以來對狗勾的感想...
雖然也沒有明白表示出末日到底是什麼...不過我想對狗狗來說應該挺明顯了吧(沒人懂#
明明又是個很簡單的劇情內容,還是被我寫到六千多...明明...想在三千字以內了結它的...(躺
更不用說因為雙艾太好寫了選上企劃後的第一件事就是寫了這篇文的第一句和最後一句話W(然後我就完成了呀呼!(ㄎ那妳還好意思遲交!!

對不起啊寫了這麼個看不懂是眼鏡犬還是犬眼鏡的雙艾←
關於我家的雙艾嘛...看看我的卡冊第一頁就可知我的偏心程度了XDDDD



(順帶一提我的初選角是嗯...(某人在角落啜泣(X)

和真實故事不一樣的地方在於這並不是R5狗的第一次任務,記得他的第一戰是為了聽閃閃語音出門而跟在艾伯後面壓底...吧?不過就這篇文來說把閃閃加進去會太吵,所以用他親愛的哥哥代替了(閃閃:咦~~~!!
怪物描寫是先挑了想寫的再去找有沒有符合條件的任務,竟然被我找到了欸所以應該是魔境胎藏的地獄1吧←已過到阿罵面前的大小姐表示回顧過去是件很累的事,反正看到BUG就請無視吧XD

然後伯恩表示太閃了我要保護大小姐的眼睛(X

另外大小姐可是很摳的,基本上不是打BOSS前我都不會給他們補血死撐到最後,就算堆了一堆堆藥品也RY

不知為何,家裡其他人升R都要稍微失意一陣子,但是狗狗升上R5後根本狂暴化連爛骰兩個字都忘記怎麼寫了,太驚悚了(X),而且還不會受傷,為了聽他語音明明沒損血我還要特地丟特3給他(欸
和以前的他真的判若兩人了啊!!媽媽我都要哭了!(拭淚(X)雖然明明都R5了再爛骰我也...不能怎樣啦XD|||

最近因為活動--和我懶--的關係大家(除了要踩EXP的人)都很久沒出門了,但是前幾天為文章找靈感時一開機就...



...狗勾你想和我表示什麼呢?這次你要自己決定體位嗎?很遺憾沒得選擇唷因為我根本沒寫到R18啊(乾

因為我以為急救品是用喝的...這樣就可以玩嘴對嘴灌藥PLAY了!!(乾)可是失策...大失策啊...雖然針筒PLAY感覺也很不OK啦WWWW(自重啦
本來這次企劃連我心愛的另一隻犬科史普也上了...不過因為我想試寫R18所以放棄選擇了第一順位的狗...結果沒寫啊史普對不起啦人家會補償你嗚嗚嗚←

總之各種的...感謝主催開了這樣的文手企劃,雖然我的文風很悶但我就是偏愛這種描寫人性中掙扎面的主題和沉悶而冗長的呈現方式...我...自己也是知道的......(不悶才怪哩###)
希望狗狗也能明白的吧...不對是希望艾伯能明白...不對看來他是永遠不可能明白的了呃呃...(說人話#

恩喔好期待狗狗N卡喔!!既期待又怕(錢包)受傷害喔喔!!(←我在看到狗狗的N卡前寫了這句嗚痾痾痾痾痾(口吐白沫鼻噴血水(髒#)
說到N卡這兩隻根本陷入了...我就不多說了因為這後記已經他X的爆字了XDDD


那麼感謝大家把我羞恥的文章閱讀到這裡...(掩),以上!!下次一定要上到狗狗喔!加油!!(亂發願#

題目:Unlight - 部落格分类:遊戲娛樂

  1. 2014/02/12(水) 00:08:20|
  2. 同人
  3. | 引用:0
  4. | 留言:0
<<【PMP】【白情賀】Get lovers。 | 主頁 | 【DSB】這不是慾這是愛。>>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lily0214.blog.fc2.com/tb.php/112-17164270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